欢迎来到重庆美业网!
医美独家 | 中国美业2019年终复盘之七 · 黑幕篇

2020-01-09 12:28:38

阅读:

来源:医美传媒 医学美学美容

资本的嗜血性告诉我们,别指望一群资本家去完善社会。资本的出现加速了民营医院的发展,催熟了美业向市场化、规模化、标准化方向发展的进程。
  医美独家 | 中国美业2019年终复盘之七 · 黑幕篇

 

  

  2019年已经结束

  美业复盘时刻来临

  你们想知道的所有美业大事

  我们一一为你盘点
 

      预告

  美业2019年度报告系列由医美传媒独家策划,共有8篇,分别为消费篇、技术篇、法规篇、品牌篇、人物篇、新闻篇、黑幕篇、未来篇。

  我们收集、整理全年上千条市场资讯,加以盘点,对2019年美业进行全方位梳理,把握美业前沿趋势。

  市场观察

        资本嗜血

  资本的嗜血性告诉我们,别指望一群资本家去完善社会。资本的出现加速了民营医院的发展,催熟了美业向市场化、规模化、标准化方向发展的进程。但是,资本毕竟看重的是回报率,并不是所有的资本都有耐心等果实成熟了再摘,所以市场的心理是既然我投资了钱,就必须要产出果实,而且越多越好。

  

 

  国内医美行业起步晚,整形外科相对技术难度低,在大医院不重视。市场美容需求和消费推动了医疗美容发展,巨大的现金流和盈利能力吸引了站在门外的资本方,资本介入医院后,上市公司参与社会办医尤为活跃,越来越多的民营医疗美容医院兴起,但在资本介入后,非营利性质医院变成了营利性质,于是医院的经营目标、分配方式、价格标准等等方面都会产生巨大改变。追求利益,缺乏监管同时作用,自然就成为了很多乱象产生的根源。

  人性贪婪

  人性包括趋利或叫逐利,简单来说就是不知足。当医疗美容的重心从医生变成营销时,成为一流的销售就显得更为重要。一直以来,美容行业被形容成一个暴利行业,但是从微观上看,绝对的暴利时代早已过去,运营成本的增加,顾客群也越来越窄,价格越来越透明,对美容院的经营造成了不小的困扰。如何生存下去?如何盈利?直营连锁似乎成了一根救命稻草,一些微商团队也披上了直营的外衣。

  

 

  2019年直销行业正处在存活和死亡的边缘。随着51岁的束昱辉当庭认罪,权健传销帝国彻底分崩离析。而与此勾连甚密的美容业如何自处?又如何界定直销与传销?美容、保健品在健康体系中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二者如何规范?讨论一直延续至今。

  违法成本低

  我国美容业是一个自发产生、自行发展的行业,位于产业下游的医美机构尚处于整合期,竞争激烈,集中度较低,没有纳入国家统一管理的范畴。目前涉及工商、税务、物价、质监和卫生等多个管理部门,但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统一管理机构,也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及统一标准,由此出现了“规矩真空”,造成整个行业发展无法可依、无章可循。

  

 

  根据《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显示,在中国一家黑诊所年平均获利100万元,一旦因非法行医被查出,基本只会被罚没医疗器械,平均处罚金在1至2万元,违法成本极低。而非法医美机构隐蔽性极高,90%藏身于美容院、美甲店等常见的生活美容机构中,一些私人工作室更是隐藏在普通小区里,难以监管更遑论处罚。

  十大黑幕

  1“水货”泛滥

  2019年,曾震惊全球的法国减肥药“美蒂拓”致死案在巴黎开审。这种名为Mediator的减肥药会导致服用者心脏瓣膜出现病变而死亡,调查显示,在1976年至2009年该减肥药投放市场的30多年中,可能已导致500至2000人死亡;2019年,黑诊所和美容机构流行的粉毒、白毒、绿毒等瘦脸针引发的问题被广泛关注,由于三者都是韩国产的,工艺、成份等有效信息不全,目前在国内还没批准引进,正规医院都没有使用,但是市场上存在大量真假难辨的“水货”。

  

 

 点评

  按照我国药品管理法的规定,未经批准生产、进口的药品,均按假药论处。“水货”美容药丸、美容针往往价格低、短期效果十分明显,让很多不明真相的求美者上当。而非法的机构利用大家的心理,借助微信联系买家,利用物流将国外,尤其是韩国生产的“水货”肉毒素、玻尿酸等美容产品非法销售给国内的微商,层层加价后至少可以卖到5倍以上的价格,而这些产品的真假质量难以保证。另外通过代购来的肉毒素不能保证运输环境,即使产品是真的也很有可能提前失去效果。对于国内出现的所谓粉毒、白毒、绿毒都要保持警惕之心,在我国国内注射瘦脸针,只有国产的兰州衡力和美国产的保妥适才是国家批准的正规产品,其他的都是违法行为,存在极大的安全风险。

  2劣质化妆品问题严峻

  近几年,强生“官司缠身”,其婴儿爽身粉及其它含滑石粉的美容产品的致癌问题一直备受争议。过去3年,强生公司已经向消费者赔偿超过50亿美元。而在中国,劣质化妆品问题也十分严峻。2019年1月29日,煊宝生物公司被广州市工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而与其相关的劣质化妆品黑幕被曝光:成本10元卖3000元,汞超标万倍,层层转销至美容院。据此前央视报道,江苏一位女士在当地一家美容院购买了该公司生产的一款祛痘美白套餐,使用后因汞中毒住进了医院的重症监护室。

  

 

  点评

  化妆品销售分为“日化线”和“专业线”两种,前者主要针对零售市场,如超市、百货商店等,监管较为严格;后者则主要由生产厂家通过代理商,将产品直接打进美容院,并向美容院提供售后服务,产品不做公开宣传,因此,产品的质量、价格相对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和不可知性。尽管法律规定生产者、销售者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的会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但是由于巨大的商业利益,未取得批准文号的“三无”化妆品占据相当比例。

  3“代理”?传销!

  2019年6月,桂林警方通报成功破获一起涉案金额高达4亿多元,参与传销人数3.88万人的特大医美传销案。资料显示,亚洲斑美拉美容养生机构有限公司以医学美容、血液检测、推销美容产品为名义,但销售方式跟传销十分相似,声称只要成为“斑美拉”护肤品的代理,每年能赚50万到500万不等。10月28日,广西玉林市玉州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斑美拉”特大传销案,19名被告人出庭受审。

  

 

  点评

  以医美为名义进行非法获利的“斑美拉”传销案涉案人员之多、涉案金额之大、作案手法之新颖、发展之迅猛,为近年罕见。但与其类似的非法美容传销机构还有很多,他们经常变化经营主体以逃避政府的监管及法律的约束,在其网站和微信平台上发布大量虚假信息以掩人耳目,还开设有多个他人银行账户转移资金。为了规避打击,掩饰其传销性质和犯罪所得,甚至聘用专业律师团队和营销专家不断修改其经营模式,且多次主动联系直销公司挂靠,欲为自己披上合法外壳。

  4给你手术的韩国医生是“幽灵”

  近些年韩国的整形业风生水起,吸引了不少本国和周边国家的爱美人士前去做整形手术,不过一些整容手术也出现了不少问题,2019年央视财经频道报道的“幽灵手术”就是其中之一。术前答应要做手术的专家、院长等患者进行麻醉之后才进手术室,而且也没有穿手术服,实际操刀的是从未见过患者的年轻医生们,手术水平很不熟练。“幽灵手术”听起来很可怕,事实更可怕。韩国业内专家称:2000年初至今,500多名死者中,有200-300人是因为“幽灵手术”。

  

 

  点评

  据统计,在韩国整形外科发生的医疗事故中,有将近一半是跟“幽灵手术”有关。而且这种“幽灵手术”在大型整形医院很常见,也很有组织性。想积累手术经验的新手医生和想利用他们多做手术多赚钱的大型整形外科医院,这两者一拍即合,使得“幽灵手术”难以杜绝。而法律没有明文规定“幽灵手术”为犯罪行为也让其肆无忌惮。

  5执业资格证可以租借

  2019年11月,国家卫健委公布了2019年医疗美容领域十大违法违规典型案件。其中包括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还有人员未取得执业医师资格,有的是超出诊疗范围,有的则是逾期未进行机构校验而继续执业。而此前2019年央视315就曾报道,在有些地方,租借执业资格证书成为一门生意。

  

 

  点评

  我国整形外科行业中,从事医疗美容临床工作的医生需要具备《医疗美容主诊医师资格证》,通常应具有6年以上从事美容外科、整形外科等相关专业临床工作经历。但是面对庞大的消费市场需求,有职业资格证书的医生数量远远不够,有的连一半都不到。甚至一些美容机构里根本没有真正会动美容手术的医生。为了符合国家规定,应付检查需要,就把外地医生的证书拿来充数。这些工作人员大部分都是外聘的,有的以前是普外科的或是神经外科的,甚至是牙医,一到美容医院就成了无所不能的美容专家了。

  6微整形速成班盛行

  2019年7月新京报调查报道,在一家植发培训机构里,一个并非医生的“老师”,给包括记者在内的4名毫无经验的学员上了实践课。在号称“3天包教包会”的价值6800元的培训中,记者实际上只学了两天,就被告知“已结业”,而中国又多了几名会植发的“医生”。在暗访武汉一家多次被投诉的微整形工作室时发现:店主并没有从医资质,却保证3-5天就能学会。此外,一些号称三天就可以教会割双眼皮和垫鼻子,只要老师做一遍自己做一遍就可以出师的培训机构屡见报端。

  

 

  点评

  2019年,微整形粗暴培训还在盛行。据《2017中国医美行业黑皮书》统计显示,中国黑诊所数量已超60000家,是正规诊所的6倍;黑诊所年手术量为正规诊所的2.5倍,超2500万例。这些被速成班培训出来的学员,进不了正规的医美机构。他们长期在黑诊所非法从事医疗美容,里面设施简陋,所有的器具堆在一块,没有专门的消毒设备......而一些人为了贪图便宜又或是不了解,选择照顾这些店的生意,一旦出现问题后悔莫及。

  7平台虚造“美丽日记”

  2019年7月15日,新京报发布题为《新氧APP商家涉售违禁药,“美丽日记”造假刷评2000元一套》的文章,披露新氧入驻机构在线上低价引流,拒绝客户验药,线下私售违禁药,且APP内虚假日记泛滥,线上代写“医生问答”等问题,几乎涵盖了新氧APP所提供服务的方方面面。事件爆发之后,平台宣称内部调查小组已经第一时间对相关账户和日记进行了封禁。

  

 

  点评

  事实上,近年来各种商家互刷单,原创UGC涉嫌内容造假事件层出不穷。为了吸引和留住用户并与竞争对手竞争,各家电商平台必须以经济有效的方式制作原创内容并采购新的专业和用户生成的内容。这些内容给医院带来流量和客户,而想要更多的客户就要发更大量的日记和照片,这就催生了专业的照片买卖产业。为了拉大“手术前后”的效果,模特们被要求拍素颜照和化妆照,P图后分别用于“手术前后”“隆鼻”等美容手术的对比。而不少爱美的女性就是被这些日记里的文字和图片“种草”的。

  8广告违规成通病

  2019年12月26日,互联网医美平台更美APP被马苏、王鸥、刘诗诗、李易峰、张雨绮、张艺兴、王一博、秦岚等多位明星起诉肖像和网络侵权。更美的情况并非“独家”问题。不少医美平台或者企业或多或少卷入了侵权纠纷,数据显示,新氧的法律诉讼涉及肖像、名誉、人格权纠纷达30起,涉及的明星包括鹿晗、李小璐、林志玲等人。2019年,大连女子隆胸致死事件让艺星医美的诸多问题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招股书显示,艺星医美曾牵涉77宗肖像权纠纷;其存在30起医疗广告违规以及4宗医疗事故。

  

 

  点评

  实际上医美类APP侵犯名人权益一事早已屡见不鲜。背后深层的原因可能和其目前的商业模式有关。目前,包括新氧、更美在内的医美平台纷纷通过新媒体内容吸引流量,建立医疗生态合作,最后转化用户。为了吸引流量,使用明星作为话题成为了常用的手段,但是随之而来的法律纠纷也无法避免。除了明星,一些整形美容医院对外宣称,医院汇集了“韩国鼻王”“韩国电眼美女之父”等外籍专家,但事实上,医院并没有一名外籍专家在卫生局注册登记,存在虚假广告诱导消费者等问题。

  9美容咨询虚假宣传

  2019年11月,媒体曝光南昌一家医疗美容医院顾问工作营销话术套路多、夸大宣传、包装医生团队资质令人堪忧等问题。据报道,该医疗美容院用高提成吸引员工介绍亲朋好友、拉客户,美容咨询过程像演员表演。自称“汇集全球和上海顶级专家团”,事实上是不符合条件的执业医生。号称“拥有13家多品牌连锁分支机构规模”,而事实上远没有这么多。对外宣称的活动价,一旦顾客交钱消费后,价格又有了变化。

  

 

  点评

  医疗美容服务既是医疗手段上的治疗和矫正,也是对求美者特定心理需求的洞察和满足,而医疗美容咨询师的价值正是在二者间架起一座沟通的桥梁。应该着力解决医疗美容咨询服务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而不是否定医疗美容咨询师本身。因为市场逐利,美容咨询师、美容导师、面诊师被当做销售人员,他们可能从未接触过医学,经过几天的培训就上岗教学,利用顾客对医院的信任,用消费者不懂的各种专有名词忽悠,从而将医美产品和项目推销出去。

  10美容贷

  陕南女子应聘主播,被忽悠“美容贷”3万余元;贷款2万,最后变十几万,未成年女孩遭遇魔鬼威胁……2019年4月9日,全国扫黑办发布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公安部、司法部等印发《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要求依法严厉打击“套路贷”违法犯罪活动。而在美容领域,“美容贷”、“佳丽贷”、“医美贷”正以无抵押、免担保、快速放款为诱饵,引诱年轻女性贷款。

  

 

  点评

  “美容贷”是近年新出现的一种新型犯罪,一些医美机构工作人员利用职业话术,诱导消费者,如果一时拿不出足够的钱,他们甚至还会怂恿顾客申请“美容贷”。而这些套路贷团伙,运营公司化、运作市场化、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套路”手法隐秘、常常伴有黑恶势力、采用暴力或软暴力手段、涉案金额巨大,俨然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一旦消费者逾期,就以电话、短信反复发送恐吓其父母朋友,所以残酷的现实提醒大家,遏止“美容贷”,除了要事后打击,更要事前防范、加强监管。

  纵观医美市场,每一次曝光都是对消费者信用度的一次消耗,如何肃清医美市场,这仍旧是个大问题。但随着产业逐步走向成熟,相信中国未来的医疗美容经营模式将呈现出更多元化的态势,市场也会加速走向规范化。

  告别2019,新的10年从此启程。拥抱2020,新的美业值得共同期待!

  
 


上一篇:医美视界报道水光针假针头一事
下一篇:27岁女子整形术后迟迟不醒,送进重症监护室4天后身亡
版权申明:本内容由“重庆美业网”原创,未经允许,请勿篡改、抄袭或转载。如有任何意见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
0
重庆市政府发布“美发美容行业在新型冠状病毒流行期间经营服务防控指南” 2月27日重庆市政府发出《重庆市商务领域分区分级分类复工复产实施方案》,并发布了美容美发在新型冠状病毒流行期间经营服务防控指南。重庆市美容美发行业协会请行业内各相关机构和从业人员认真学习贯彻、务 ...

【行业展会】重庆国际美容化妆品博览会—参观攻略    本届重庆国际美容化妆品博览会将于2019年11月22-24日在重庆国际会议展览中心盛大开幕!展会聚集全国500多家美容企业,40000多家美容院负责人莅临,2000个新产品新技术发布,美容行业产品应有尽有,全面展 ...

[行业消息]国家卫生计生委来渝调研医疗美容产业发展2017年11月2日国家卫生计生委来渝调研,并组织召开医疗美容产业发展调研座谈会。...